fun88手机版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十二章攻略总裁的逃妻8

第十二章攻略总裁的逃妻8

    米苏呆愣的坐在床上好一会儿这才从床上动身,脑袋里边混混沌沌也不知道现在自己能够做些什么,最近体系就像是死了相同一向没有出过声,所以米苏关于司洵现在对自己的好感度一点也没有掌握。()再则想起体系从前说过体系的存在是洛卿身上的力气作为支撑,米苏忍不住心上一紧,看来自己必需要兵贵神速了。

    “哎……”

    米苏叹了一口气,走下了床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布料少得不幸,不知道男人是不是都有让女性穿自己衬衫的喜好,曾经看着电视剧上女主角穿戴男主角的衬衣从男主角家走出来就一向嘲笑。现在米苏垂头看了看身上那件只能遮住大腿根部的衬衫,一阵无力感来袭。

    米苏不想顶着这么一身恶俗的行头出去寻食,只好走到司洵的衣帽间去寻觅能够穿的衣服。一走进衣帽间米苏就愣住了,五十平米大的衣帽间左面一排清一色的各式男装。右边一排却都是女士的着装,衣服,裙子,手包,高跟鞋一应俱全。米苏走到女装的面前顺手拿起一条藕荷色的长裙穿上,再搭配了一双白色的七厘米高跟鞋。

    拾掇好自己站在巨大的穿衣镜前打量着身上合体的着装,米苏皱着美观的眉头,这一排的女装都是一个类型,而正好是自己的码子,米苏有一个斗胆的猜想,这些衣服都是预备给自己的。

    这个猜想让米苏为之一震,米苏没有去过司洵的衣帽间,但是必定的是这些衣服肯定不是昨日到今早这段时刻内放进去的。

    呼了一口气,将心里边的那份不属于自己的悸动抚平,米苏走下了楼。米苏环顾了一下别墅并没有看见司洵的身影,松了一口气。

    管家看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米苏,立马恭顺的迎了上去:“小姐醒了,要不要先吃早餐?”

    米苏漠视着脸道:“不了,时刻不早我就不等你们先生回来了,帮我和你们先生说一声。”

    说着米苏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跳过管家就要走出去。可还没等米苏走几步管家的笔挺的身影再次挡住了米苏。

    “先生叮咛过小姐不行以脱离别墅一步,今后别墅便是小姐的家。“管家恭顺的脸上没有剩余的表情,声响坚决,米苏一点点不置疑假如自己固执要走这位尽职的管家肯定会一丝不苟的履行司洵的指令。

    米苏心底的行将有怒火喷出,自己这算是被司洵幽禁了吗?

    “小姐请到餐厅用餐。”

    管家有礼的站在米苏的身侧像是要帮米苏引路的姿态。

    米苏活生生的一口气梗在嗓子口,最终却不得不退让的跟着去餐厅,吃了一顿味如嚼蜡的早餐。

    米苏从早上被奉告自己被幽禁之后肚子里边就憋了一股无名的火气,但是也不知道司洵是不是知道的原因,接连着三天都没有在别墅露过面,让米苏暗自着急的一起米苏的心底的火气也像泄了气的皮球。

    着急攻略司洵,但是攻略人物连见面的时机都不给米苏,米苏无法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过了好几天猪相同的日子。常常躺在种满紫藤萝的花架下面抱着一本小说昏昏欲睡的时分米苏都在感叹,这日子真他妈不是人过的,几乎便是神仙过的,但条件是假如这不是在使命国际里边!常常此刻米苏都是一把热泪盈眶。

    这天米苏仍然在吃过下午茶之后抱着一本外国小说在花架下面睡得不亦乐乎,遽然之间身体从地面升起被抱进了了解的怀有。

    米苏张开迷蒙的双眼,俯视着头顶那美观的下巴,没睡醒般的在司洵的怀中找了一个舒适的方位,毛烘烘的脑袋在司洵的颈间蹭了蹭宣布一声满意的喟叹。

    “你回来了。”没有睡醒的声响软糯糯的带着撒娇的滋味,米苏说完将脸埋进司洵的胸膛逃避扎眼的阳光。

    司洵笑着看怀中人不断的小动作,还有那一脸毫不设防的心爱容貌,整个人身上的气味都温暖了起来。金黄的阳光下一身老练气味的秀美男人怀有着怀中安定熟睡美得安定淡泊的女孩一步一步的向别墅走去,梧桐树叶跟着暖意的风滑落,真真是秋日里边的一道美景。

    米苏将怀中的米苏当心谨慎的放在床上,米苏一沾床就翻了个身背对着司洵呼呼大睡起来。

    司洵看着米苏心爱的小动作,心下无法,遽然很想将米苏狠狠的揉进胸膛里边,司洵当心的俯下身将米苏的身体扶正温顺的盖上了她晶亮的唇瓣。

    米苏睡梦中不适的细碎轻哼作声,司洵轻笑一声就嘬住米苏细巧的舌头,纠缠的吻了起来,有愉悦的笑声悄悄从司洵的嘴里溢出,像是偷腥的猫。

    米苏原本好好的睡着觉,但是睡着睡着就觉得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似得,想要开口说话但是最如同也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米苏在睡梦中泪如泉涌,自己这个鬼竟然遇见了鬼压床,呜呜,,救命啊!她好怕,,

    简而言之米苏是被吻醒的,一睁眼就看见司洵扩大版的俊脸,想开口却给了或人待机而动,感受到不断在自己口腔里边掠取的司洵,米苏的脸瞬间刻从耳根开端红透了整个脸颊。

    米苏羞愤得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却被司洵简单的制住了手腕,只能睁大眼睛瞪着满是笑意的司洵。司洵这个时分加紧了攻势,愈加猖狂起来,滚烫的胸膛将米苏压的喘不过气来。

    “嗯,”听着这从自己最里边溢出的含糊嗟叹,米苏撞墙的心思都有了,地洞在哪里好想去钻一钻啊!

    看着米苏羞恼的脸色,司洵笑着铺开米苏,抱着米苏一个翻身,米苏趴在了司洵的身上大口的喘着气。

    司洵环着米苏的腰,好整以暇的躺在穿上看着米苏被自己弄得难堪的姿态,嘴角含了促狭的笑意。

    米苏撑着手想要从司洵的身上爬起来,不意料浑身无疑司洵环在腰上的手仅仅悄悄一压米苏再次扑进了司洵的胸膛。

    司洵的坏笑声在米苏的耳畔响起:“米小姐这么自动投怀送抱啊。”

    米苏在司洵的胸膛奋力的撑出一丝空地,瞪了司洵一眼:

    “过奖过奖,司先生曾经也没有这么无耻。”

    米苏说这话的时分几乎是咬牙切齿了,手上撑着司洵的胸膛愈加用力几分,好像这样就能宣泄肝火似得。

    米苏那一瞪眼,落在司洵的眼中自然是毫无威慑力的,就米苏现在这副姿态就像是撒娇似的,司洵可贵心境很好的和米苏斗起了嘴。

    遽然将米苏的坐动身来又将米苏埋进了身下,呼吸含糊的打在米苏的鼻尖:

    “假如无耻有肉吃的话,无耻又何妨?”

    米苏看着司洵那邪魅的笑脸,偏过脸颊声响冷了下来。

    “你是不是也这么对其他女性,阿洵,我不在的时分你对待女性越来越称心如意了。”

    米苏落寞的神态被细碎的发丝遮挡住,司洵看不见米苏的表情,却感觉得到身下人瞬间改变的心境。傅雪薇始终是横亘在两人中心一根如鲠在喉的刺,随时拿出来都能叫人痛上一痛。

    司洵没有马上解说,仅仅将米苏的脸掰正过来,直直的看进米苏的心底。

    “你在乎?”

    米苏瞳孔一缩,甩开司洵胁迫在自己脸颊上的手,脸上的神色瞬间苍白,司洵在置疑米苏对他的爱情。米苏咬唇,或许一开端米苏关于司洵的体现就让司洵有了些置疑,究竟不是实在的米苏,不是原主即便对司洵有那么一丝心动,但是总之没有原主和司洵七年的爱情来得浓郁。这一点并不难感受到。

    米苏的心跳停了一个节拍,总算不再压抑爱情,冤枉的泪水顺着脸庞在司洵的面前滑落。

    “我若不在乎,我不会从英国抛弃自己独爱的音乐回来找你。我若不在乎,我不会伪装不知道有其他女性存在热恋贴冷屁股的缠着你。我若不在乎,被你这样的对待我虽恼怒却总也恨不起来。司洵你问我我在乎吗?”

    司洵看着泪如泉涌的米苏,米苏并不是那种很少掉眼泪的人,相反米苏会很简单掉眼泪,电影院看电影感动到了会哭,受了冤枉会哭,不高兴了甚至会冲着自己发脾气,这才是实在的米苏,而不是外界那个故作高雅不行攻破姿态。

    司洵疼爱米苏,但是心中的那一抹不安一向隐约的存在,他怕米苏对他的爱意削减,他更怕米苏回到自己身边不过是一场美梦。

    “司洵,你肯定不会了解一个女性爱上一个男人那种低微到尘土里边的感觉。但是我也有我的自豪啊。我说过你假如不爱我了你能够告诉我,即便伤心即便舍不得我也不会成为你爱情路上的拦路虎。可为什么你身边站了其他女性却还要这样不置可否的对我,你是要等到我为你发了疯你才高兴是吗?”

    司洵望着米苏蓄满泪水的眸子手足无措。

    米苏回头盯着司洵:“阿洵,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残暴?让我看着你和其他女性上床,这便是你对我的报复吗?”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