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手机版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十一章攻略总裁的逃妻7

第十一章攻略总裁的逃妻7

    第十一章攻略总裁的逃妻7

    “司洵,本来你说的话都是假的,从前说的爱我,从前说的给我一辈子,我傻傻的信了。 可笑我却自傲的认为这些誓词可以奉信终身!是啊,是我忘了这些都仅仅从前……”

    米苏的言语中带着穿不透的落寞。

    “但是司洵,”米苏抬起早就泪湿了的眼眶看着司洵。

    “我喜欢你我没有你绝情是我自己犯贱,但是你不能这么对待我,生生将我的心踩在脚底下。”

    司洵越来越急:“米苏不是你想的那姿态。”

    “呵,不是我想的那样?你们男人每次出了工作是不是都只会说这一句话?”

    米苏推开司洵接近的身体,不断的退后着,看着司洵的目光绝望又受伤。

    一旁的傅雪薇看着米苏脸上的泪意和司洵急着解说的脸庞,揪着衣衫的手像是要捏碎了一般,米苏不是应该大发怒火吗?不应该米苏不可理喻自己假装受伤吗?怎样会是现在这样一幅情况?

    傅雪薇赶忙从桌子上战战兢兢的跳了下来,衣服也忘了收拾,仍然是杂乱十分:

    “我和总裁不是那种联系,你误解了,真的误解了……”

    傅雪薇着急的向米苏解说,见米苏底子不为所动,不知所措的将视野转向司洵。

    “司先生你快解说啊,我我真的仅仅来给你送饭的,为什么会变成这个姿态,为什么……”

    傅雪薇一副受了欺压的容貌望着司洵,杂乱的发丝贴在脸颊,轻咬住的嘴唇分外显得妩媚动人。

    米苏一点也没有受傅雪薇的影响给傅雪薇一点点的目光,仍然专心的注视着司洵。逐步的脸上嘲讽的意味越来越浓。

    看了一眼司洵身侧的傅雪薇,脸上笑着转过了身,手上捏着手包的力道却没有放松。

    “阿洵,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恨吗?”

    米苏背对着司洵的背脊孤僻的笔挺。

    “阿洵,你记住你容许过我什么吗?”

    司洵望着米苏的背影生生的刺痛了他的眼,米苏有多怨恨小三他知道,身在上层社会看似荣华富贵的背后又藏着多少肮脏的工作。米苏的妈妈便是被她爸爸养的情妇毒杀的。偏偏米苏的爸爸却对那个情妇迷了心窍,在米苏的妈妈死后还将情妇娶进家门,米苏在家里边受尽了那情妇的痛苦,怎样可以不怨恨情妇。

    司洵从前向米苏许诺,他们两个人之间肯定容不下第三个人,但是这个许诺却被自己毁了。

    “阿洵,我说过假如有一天你不爱我了就直接告诉我,我不会成为谁的拦路虎。但是你连这个微乎其微的誓词也一甘忘掉了……”

    即便,米苏的声响再怎样粉饰得安静,但是司洵却觉得背对着自己的米苏这一刻一定是泪如泉涌的,米苏这样软弱的一个人怎样接受得住这样的变节。

    司洵匆促上前想要拉住米苏,但是身边的傅雪薇却拉住了他的手。

    “司先生千万不要让米小姐误解,我没联系的。”傅雪薇摇着头像是受尽了冤枉。

    司洵心慌意乱,看着傅雪薇打开的衣领,恨不能将自己碎尸万段,自己怎样就不由得了?自己和傅雪薇真的没有什么吗?

    “阿洵,已然这样,我今后再也不会呈现在你的面前,我说过我不会成为谁的拦路虎,更不想成为你们之间的小三!”

    米苏说完决绝的抬脚而去不给司洵任何考虑的时刻。

    “甩手!”恶狠狠的言语从司洵的嘴中传出。

    身侧的傅雪薇抖着身体:“阿洵,我不知道米小姐为什么回来,我不是故意的……”

    “听不懂吗?我让你甩手!”

    傅雪薇看着司洵严寒的目光像是深处隆冬之中,手上拉着司洵的力道下意识的就减轻了,两只泪汪汪的眼睛无辜的看着司洵。

    “你要是还学不乖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完全的乖下去!”

    司洵坚决果断的甩开了傅雪薇,及忙着追着米苏而去,留在原地的傅雪薇看着司洵远去的身影银牙咬碎,回忆起司洵方才看着自己的目光就好像自己在他眼中是个死人一般。偷鸡不成蚀把米,傅雪薇好恨好恨啊!

    “米苏!别走听我解说!”

    这是米苏进入使命国际以来第一次听见司洵用这样着急忧虑的口气说话,乃至没有了他一向坚持的冷然。

    米苏站在电梯里边仿若没有听见,绝然的按下电梯,电梯门在司洵身影的也越来越近中逐步合上。

    “砰!”

    带着重力的身体撞击在电梯钢铁的墙面上宣布巨大的响声,司洵来不及站稳脚步伸手拉住了米苏想要踏出电梯的身体,喘着粗气:

    “别走,听我解说。”

    米苏的身体顺势跌装在死后的电梯壁上,司洵立马将米苏圈进了自己以手区分出来的一方小小六合之中。

    “别走……”

    米苏昂首恼怒的瞪上司洵的脸庞:“凭什么!你铺开我!”

    司洵身上的愿望被米苏的一挣扎又有了起来的愿望,固定住米苏的头颅就欺上了她的嘴唇,毫无规矩的胡乱吻着,一点空地也不给米苏留。

    米苏睁大惊慌的眸子,怎样也推不开那具压着她沉重的身体。

    “呜呜,,”

    米苏不断的躲避着,那在自己口腔中不断作乱的舌头势如破竹,让米苏又羞又恼,愤慨上心头,也不管不顾的就抓住那条作乱的舌头咬了下去。

    “嘶,”司洵吃痛的退了出去。

    米苏这会是真的恼了,第一次这样无力的对待,仍是刚刚吻过其他女性的一张嘴,厌恶,好厌恶!眼角的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的砸在司洵的手背上。

    “啪!”的一声脆响打破了霎时刻死寂的环境,司洵偏过头,有鲜红的血液跟着嘴角流下。

    “司洵,你厌恶,你真厌恶!不要碰我!”米苏的哭声里边充溢愤恨,词语时断时续的连不成句。

    一个一个字眼红了司洵的眼,顾不及嘴巴上的痛苦和脸颊上的伤,司洵只将米苏紧紧圈在怀中,一个带着凶狠气味的吻压上米苏的唇。

    自己厌恶,想要放下自己了吗?就像是一年前那样的走得决绝?又想为脱离自己找理由了吗?那么厌烦自己了吗?呵呵,他偏偏不让她满意!

    体系:“体系正告!体系正告!因为宿主的不正当操作,方针男主现在现已黑化,将会要挟宿主的安全。正告!正告!”

    被司洵吻得脑袋嗡嗡作响的米苏,底子就没有精力留意体系的提示,心中一切的冤枉跟着司洵如野兽般的进犯掠取之下全然坍塌,滚烫的泪珠混合着烦躁的吻,烫得司洵的舌尖发苦,鲜血的腥味弥漫着两人的口腔,让一个该是纠缠的吻变得血腥残酷。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在米苏认为自己就要窒息的时分司洵总算放过米苏。米苏无力的靠在电梯的墙面上,若不是司洵双手紧紧的拖着米苏米苏底子无力站立。

    司洵将脸颊埋进米苏带着香味的发丝间大口喘着气,身上的炎热让他难耐。

    米苏靠在司洵的肩头哭泣着:“你便是个混蛋!”

    闻言司洵拖着米苏的双手缩紧:“我再也不会让你从我身边容易的脱离,你再也别想要抛下我。”

    司洵的力道将米苏的骨头捏得生疼:“嘶,”

    “即便是下阴间,从今天起我也要拉着你一同。”

    米苏在司洵的怀中生生打了一个冷颤,无力的抬起头,嘴角挖苦的笑。

    “我不愿意,你要拿我怎样办,呵……”

    司洵将米苏的头颅紧紧的压在滚烫的胸膛,让自己强有力的心跳声暴露在米苏的耳朵:

    “我不会给你这个时机的,信任我……”

    司洵的目光放空,透过电梯的墙面绽放出嗜血光辉。

    偶像言情剧里边每个女主角都有一个特异功能那便是随时晕倒,坐在床上看着这并不生疏的卧室的米苏觉得自己好像也get到了这个技术。

    电梯事情的最终是以自己哭昏在司洵的怀中作为结束,深夜醒来的时分米苏就感触到了司洵环在自己腰间有力的手臂,透着死后均匀的呼吸声米苏一点也不想同司洵有一点点的触摸,小心谨慎想要挪出司洵的怀有。

    但米苏轻视了司洵,米苏挪出去一公分司洵就将米苏捞回来十公分,反反复复不下屡次,就在米苏想要动身想要下床的时分,死后司洵一个翻身将米苏压在了身下。

    黑私自司洵的眸子乌亮,滚烫的身体紧紧的贴着米苏,让米苏喉头一紧,司洵压抑的声响在米苏的头顶响了起来。

    “假如你不想发作些什么就乖乖的睡觉。”

    米苏感触着司洵身上传来的滚烫,脸颊爆红,推开身上的压着的司洵,回身不争气的一闭眼睡了曩昔。

    透过窗外洒进来银色的月光,身下米苏粉红的脸颊印在了司洵的心上。翻身强硬的将米苏拥进怀里,寻了一个舒适的姿态也闭上了眼睛。

    感触着怀中的人不安静,司洵无法:“听话,别闹。”

    四个字将米苏雷得外焦里嫩,总裁大人这画风不对!

    所以就有了米苏醒了还在床上发愣的二货容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