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手机版 > 快穿之男主攻略游戏 > 第八章攻略总裁的逃妻4

第八章攻略总裁的逃妻4

    带着情欲的眸子注意到身下人颤动眼睫,司洵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手指暧昧的磨砂着米苏的耳垂,俯下身在米苏的颈间吹了一口气,沙哑着嗓子鼻尖贴着米苏的面颊道:

    “你这是故意勾引我吗?”

    米苏听了真的泪流满面,地洞在哪里,真的好想钻一钻啊!还有男主大人我绝壁没有这么想,这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啊摔!

    在感觉到怀中的身子明显一僵的司洵,嘴角的弧度更加的扩大了。()

    司洵的指腹磨砂着米苏温软的唇瓣,直到唇瓣呈现出鲜艳欲滴的模样后才将手指移开。

    低沉着嗓音:“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做到了,而且我很开心。”

    男主大人你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米苏捂脸,她绝壁不会承认她在司洵的声音中听出了魅惑的味道,嘤嘤嘤,男主大人你到底知道你的台词有多中二吗?我知道你不知道啊摔!可是你这么魅惑的嗓音到底谁诱惑谁啊!

    偷偷睁开一点眼缝看着司洵脸上那邪魅的颜色时,米苏的内心已经不能用泪奔来形容了。

    司洵的气息一点一点靠近米苏,直至米苏觉得唇瓣上一阵痒痛传来,吓得米苏眼睛闭得更紧。一天的时间,不!前后加起来不超过二十分钟米苏继被看光身体之后又丢掉了初吻!洛卿你快出来,出来我绝对不用小红拖打死你!

    看着米苏瞬间闭紧的眼眸,司洵的笑从嘴角细碎的溢出,带着薄茧的手掌柔和的抚上米苏的眉眼。

    “这种时候不要分心。”

    米苏一愣,貌似被男主大人识破装死了肿么破!

    感受着唇瓣上传来酥酥麻麻的痒意,米苏只能再次一晕,将装死进行到底!

    司洵的吻缠绵而温柔,清新的味道里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并不浓郁的味道表现出这个男人成熟的诱惑,这个人温柔的对待让人产生一种被珍视的感觉,慢慢的米苏被司洵带到了那个她从来没有踏足过的境地,沉醉在了这个吻里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米苏只觉得从未有过的体验是那样的美好。

    一室的安宁,暖色的灯光下司洵将遮住米苏脸庞的鬓发分到耳后,露出那精致温和的面容,司洵看着米苏的面容久久的发呆,听着怀中人有序的呼吸声,司洵满足的笑了。

    “叮!男主好感度上升20(百分号),目前好感度为:70(百分号)”

    一夜的宁静,熟睡中的米苏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意外自己离完成任务又近一步

    第二天米苏是在混混沌沌中醒来的,宿醉加上浴室摔倒现下的她就只剩下浑身的酸痛。下意识的摸向了微微肿起的唇角,米苏痴痴的笑了……

    脸上花痴的表情维持了半响,米苏这才抱着自己的脸钻进被窝里面,妈蛋,初吻没了!好羞涩有木有啊!

    这日,司洵难得好心情的决定休半天假在家好好吃顿早餐,一早起来就坐在大厅貌似很认真的看财经报道,下人将早餐热了几回也没见米苏从楼上下来,终于是司洵坐不住了。

    “李嫂上去看看她醒了没有,叫她下来吃早餐。”这个她自然指的是米苏。

    “是。”

    李嫂也就是昨晚给米苏送醒酒汤的佣人,耐不住的在心底抱怨,这都十一点了还早餐,真是小姐!但即使心底再不满也不得不上去叫米苏,心里面只期盼着另一位小姐能够挣点气,这正主在眼前了要是被先生厌弃了怎么办。李嫂的眉头高高皱了起来。

    虽然觉得别扭,米苏也不可能一直就不下楼去了,昨天的衣服一身酒味米苏不想再穿,只好穿起了昨晚无缘得穿的睡袍,穿好之后米苏在镜子前面顾自打量了一番,这套睡衣是睡袍和睡裙一套的,里面的睡裙是吊带裙,恰到好处的称出米苏曼妙的身材,外面的睡袍一穿盖住了里面的美好,米苏一点也不担心走光,将发丝打理好之后米苏迤迤然下了楼。

    她势必要让司洵感受一下家里面有女主人的温暖!她就不信那50(百分号)的好感升不上去!

    米苏充满干劲的脸上泛着干净的笑容,一室的阳光打下来仿佛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

    米苏克制着自己的步子,尽量显得优雅。

    米苏吸了一口气,隐藏下心里面对沙发上坐着认真看报纸的司洵怪异的情绪不断的催眠自己,这不过是任务而已,自己只是为了完成任务!

    状似一直认真看报的司洵其实一直就注意着米苏的一举一动。米苏一身白色绣百合的丝质睡袍穿在身上显得优雅贵气,睡袍的开领设计适当的露胸前的挺翘,优雅中带着性感,而那一头随意披散开来的发却让人觉着这不过是个在丈夫疼爱下早晨起晚了的小女人,司洵觉得自己就像是那个宠爱他的丈夫。

    米苏走下了楼梯,站在楼梯的拐角处正要对司洵绽开笑容。

    “叮咚!”的门铃声响起,两人的注意力同时被吸引了过去。

    站在门口的傅雪薇的视线刚好对上从楼上下来的米苏,眼眸闪烁,然后眼中盛满了伤心的神色,站在门口不知所措起来。

    米苏打量着站在门口这个眉眼间与自己有着三分相似的脸庞,心里想着这就是女主傅雪薇吗?转眼下意识的看向司洵的方向,急切的想要看看司洵的表情。

    司洵将报纸合上,皱着眉头看向了傅雪薇的方向,口中的语气寒冷得像一块冰:“谁叫你来的?”

    傅雪薇的脸色瞬间惨白,柔顺的发丝紧紧的贴近耳际,下意思的叫司洵的名字:“阿洵……”

    一张口像是自己说错了一样马上的换上骄傲的神情:“司先生,我今天过来是想取上次落在这里的睡衣。”

    暧昧的话语冲进米苏的耳朵,顺着傅雪薇的眼神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傅雪薇所谓的睡衣该不会是自己身上这一套吧。想着曾经的傅雪薇有可能穿着这套睡衣和司洵滚过床单,米苏扶着楼梯的手指骨节泛白,一股隐隐的恶心从心底升起。

    “但是看来今天来得不是时候,抱歉,我打扰你了,司先生。”傅雪薇眼睛红红的注视着注视司洵的眼睛,强忍着眼眶中打转的泪水不掉落下来。

    这一刻连米苏看着傅雪薇的模样都觉得这是个骄傲而又惹人怜爱的姑娘。但是米苏也同样认识到了傅雪薇完全没有小说里面写的那样简单,甚至现实中的傅雪薇很有手段。

    为什么恰巧就在米苏司洵将米苏带回来就回来拿睡衣了?甚至米苏身上穿的睡衣估计都是傅雪薇意料之中的,有主人的东西哪个下人敢随意拿给客人穿?更何况昨天米苏特意吩咐过要新的,所以可能那个给自己拿衣服的佣人也都是傅雪薇的眼线。女主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人,若不然怎么能够从一个赌鬼的女儿变成总裁夫人!

    米苏强忍住想要立马扒了身上衣服的冲动走到司洵身边,用疑惑的语气问司洵道:

    “阿洵,这位小姐是谁?我看着觉得很有好感呢,感觉就像姐妹一样。“米苏就是要故意说,你就是我的替身!

    因为傅雪薇倔强而骄傲的样子而感到愧疚司洵在听见米苏的话之后再次注意到傅雪薇身份的不堪一击,司洵觉得自己似乎愧对这个女孩儿。

    “米苏!”

    米苏呐呐的看着司洵脸上冰冷的表情,心底的酸涩涌在嗓子口怎么也下不去,这是米苏进入任务以来司洵第一次用这种责怪的语气叫她的名字。

    米苏想要反驳回去,想要质问司洵她是谁,就像是正真的原主米苏一样,可是米苏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任务,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看着司洵眼中微恼米苏无辜的看向司洵:“阿洵怎么了?”

    米苏脸上带着疑惑的无辜。

    司洵看着米苏脸上的表情,叹了一口气,她什么都不知道,自己责怪她什么呢。米苏不知道她不在的期间有一个女孩儿因为他遭受的折磨。

    站在门口的傅雪薇始终没有多踏进房子一步,就站在离门三步的距离,这个距离多一步显得咄咄逼人,少一步则显得与这个空间无关,站在这个位置倒显得司洵因为米苏而故意冷落她了一样。米苏感叹她的聪明,以往写小说的时候米苏总爱写这样的场景,女主是让读者们又爱又怜惜,恨不得给站在男主身边的女配几巴掌才能帮女主泄愤。

    可是如今到了自己,米苏只觉得唇间满是苦涩,嗓子口的酸涩为什么压都压不下去,明明自己无关这个世界,无关这里的所有人,这里不过是自己要完成任务的世界而已,可是为什么会难受?

    傅雪薇看着米苏那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像是被人泼了一盆水从头淋到脚的感觉。

    眼眶中原本控制着部落下来的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一颗一颗掉下,可是她的嘴角却是笑的。

    “恭喜你,司先生心爱的人回来了。我,我真的太为你高兴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