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手机版 > 时光游戏坊 > 第393章 揭开面纱

第393章 揭开面纱

    “呵呵。”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神秘的蒙面人似乎醒了。

    “大小姐,您笑什么?”拉美西斯先生问道。

    “五道口美术展?”

    “有什么问题吗?”拉美西斯先生疑惑了。

    “我怎么从没听说过五道口有美术展?”

    “那是,那是因为你们都是地下世界的人,没听说过也正常。”

    “谁告诉你我是地下世界的人了?”蒙面人反问道。

    “这个……”

    果然,没有人说过这位神秘的蒙面人是地下世界的人。

    “告诉你,我就是水木大学毕业的。”

    “啊?”

    “我怎么就不知道母校附近有这么一个著名的美术展呢?”

    目空哑口无言。

    “呵呵。”蒙面人再次笑了两声。

    虽然声音犹如黄莺般悦耳,但每一阵笑声都令目空更加心虚。

    “显然,您是见过这幅画的。”

    “……嗯。”

    “但您为何要说谎呢?”

    “我……”

    “拉美西斯先生,您怎么认为呢?”

    “我也不知道这位先生为何要说谎,这幅画对于他没有特别重大的意义,他没有必要编出一个美术展来。”

    “你说错了。”

    “我说错了?”

    “这幅画一定是对他有重大意义,所以他才会编出一个五道口美术展来。”

    “……您说的有道理。”拉美西斯先生想了想又说道,“可我又不明白了,这幅画如何对这位先生有重大意义呢?”

    “呵呵,事情越来越有趣了。”神秘蒙面人淡淡地说道。

    “哪里有趣了?”目空弱弱的问道。

    此刻,他如坐针毡。

    不仅仅是目空,连带着小兔与雷伊也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就好像这样一幅画是他们偷来的一般。

    “拉美西斯先生。”

    “嗯?”

    “试着回想一下冰激凌上桌后的事情。”蒙面人就像在命令一般。

    “是。”

    拉美西斯先生开启了他的回忆。

    “这雪崩冰激凌是我们陵墓当铺的骄傲,当它被抬上桌后,奶油立刻开启了雪崩模式,于是第一幅画面呈现出来。”拉美西斯先生闭着眼睛回忆道,“当时那位声音沙哑的先生吓了一跳,因为第一幅画面恰恰就是他随身携带的那副书法作品。当然,这不是恶作剧,而是我有意制作的,为的就是将前辈那副临摹作品买下来。

    “很好。”蒙面人赞叹道,“继续吧。”

    “好。”拉美西斯先生仍然闭着眼睛,“随后冰激凌上演了第二幕雪崩,又呈现出一副新的画面,把那位妇人吓得不轻,因为画面上的东西恰恰又是她随身携带之物。当然,这也不是恶作剧,妇人三天前就来了,我已经掌握了她的信息。这样制作冰激凌就是为了替吉尔伽美什先生收回他的至宝。”

    “接下来,”拉美西斯先生顿了顿继续回忆下去,“就进入了雪崩冰激凌的第三幕。于是,桌面上的这幅画出现了。其实,每一个雪崩冰激凌的第三幕都是这幅画,这是我们特意制作的,为的就是……能够离女神更近些。”

    原来每一个冰激凌的第三幕都是这幅画?

    自己果然表现的过激了?

    不过,这一切也太巧了吧?

    “但这一次,”拉美西斯先生紧闭的眼帘微微动了动,他马上就要找到问题的关键了,“这一次,身旁这位先生还是被吓了一跳。这……很不合理,因为第三幕并没有像前两幕一般在画面上做针对,即使这位先生见过这幅画也不应该做出这么大的反应?”

    “呵呵。”神秘蒙面人鼓励般的笑了两声。

    目空快要坐不住了。

    “你能否给我解释一下这幅画是怎么回事?”拉美西斯先生皱着眉头回忆道,“这位先生竟然这样质问我。这幅画是怎么回事?显然,仅仅是在美术展上见过这幅画是不应该发出这样的质问的。这就像……就像是前面两位客人的反应,难道,难道……”

    问题来到了最关键的一步。

    “难道这无心插柳的第三幕与前两幕一样,恰恰反应出了这位先生的所带之物?”拉美西斯先生霍然睁开了眼睛,“难道这幅画就在你身上?”

    目空张了张嘴,但一个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就干坐在那里,冷汗直流,仿佛自己做了多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般。

    不仅仅是目空,小兔和雷伊也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目空是主犯,他们两个是从犯一般。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

    “呵呵。”银铃般的笑声再次响起。

    这笑声就像是一个复位键,将本已停滞的时间再次拨动。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神秘蒙面人淡淡的说道。

    “这位先生,”拉美西斯先生用火辣辣的目光看着目空,“这幅画真的在你身上吗?”

    “这……”目空竟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

    “不不,这位先生,您不用紧张,完全不用紧张。”拉美西斯先生因为激动都有些口不择言了,“我相信您完全是按照合理合法的途径获得这幅画的,我没有别的意思,完全没有!”

    “啊?”

    “我只是希望您能让我看一看这幅画。”拉美西斯站了起来,言辞诚恳的说道。

    “这个……”目空还在犹豫。

    虽然这幅画他给很多人看过,但此刻情况有些不同。

    一来,了解了这幅画的来历后,目空竟然有种鸠占鹊巢的感觉,从内心中对这幅画的归属产生了怀疑,这是从前所没有的。

    二来,拉美西斯先生完全有能力吃下这幅画。他口中虽然说的轻巧,但显然他已经对这幅画虎视眈眈了。

    “一个亿。”拉美西斯先生伸出一根手指说道。

    “开,开什么玩笑?”

    “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看一眼这幅画就给您一个亿。”拉美西斯先生连忙说道。

    天呐!

    雷伊不仅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一眼画就给一个亿?

    这幅画要是自己的,那么公开展览一个月自己不就成地球首富了?

    “一个亿?”面对巨大的诱惑,目空陷入了犹豫中。

    这钱也太好赚了吧?

    但,但万一这小子有什么举动,比如……他上来明抢,那可怎么办?

    要知道,这里可是他的地盘!

    “这位先生,我只是看一眼,一个亿还不行吗?”拉美西斯先生朝着目空深深地弯下了腰。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况且钱都出到这份上了,再拒绝实在说不过去了。

    但目空公子是什么人?

    那可是孙氏医疗的未来掌门,他愣是想出了一个拒绝的理由。

    “看一眼一个亿?”

    “是是。”拉美西斯先生连连点头。

    “可我怎么确定您只看了一眼呢?”目空蛮不讲理的说道,“那万一要是两眼,三眼,四眼怎么办?”

    “啊?”拉美西斯先生愣住了。

    “所以,”目空理所应当的说道,“在没有谈拢价钱问题的时候,还是不能展示给您看的。”

    “那,那我先付给您十个亿如何?”

    “十个亿?”目空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刻意将眼神中的喜悦甩了出去。

    “……不不,我不缺钱。”目空咬着牙说道。

    “那您……”

    就在拉美西斯先是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悦耳的声音响起了。

    “呵呵,我也想看看这幅画呢。”

    声音很是娇媚。

    目空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这蒙面人竟然拥有如此完美的声音?

    那面纱真碍眼。

    “可这位先生似乎无法商量。”拉美西斯先生沮丧的说道。

    “让我看一看这幅画如何?”蒙面人请求道。

    虽说是请求,但话音中命令的成分更大些。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目空固执的说道,“要知道这位先生出了天价,我都还在犹豫呢。”

    “呵呵,你一定会答应的。”蒙面人第一次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现在就取出那副画吧。”

    “为,为什么?”

    “因为,”蒙面人将一只玉手放在了面纱上,“你一定想看一看我的样子吧?”

    “我,我……”

    目空怎么也没有想到蒙面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没错,他确实想看一看蒙面人的样子。从声音到形态,目空都认定这是位一等一的美女。

    目空无法拒绝这个提议!

    “这幅画我欣赏多久,你就可以欣赏我多久。”蒙面人慢慢的说道,“怎么样?这样公平吗?”

    “……公,公平。”目空喃喃说道。

    用时间来衡量确实比一眼一亿这种模糊的概念要精确的多。

    “大,大小姐?”拉美西斯先生显然吃了一惊,“您真要揭开面纱吗?”

    “是的。”蒙面人点了点头,“为了这幅画值得这样做。”

    “那我要不要回避呢?”拉美西斯先生恭恭敬敬的说道。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欣赏这幅画。”

    “想,当然想!”拉美西斯先生明显顿了顿,“但我在这里的话,您不也被我瞧见了吗?”

    “呵呵,你很懂礼貌,但无所谓了。”蒙面人说完一把扯下了面纱!

    时间再度静止了。

    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精美绝伦的脸。

    目空的心狂跳不止,他无法形容此刻的感觉。

    什么叶雪、叶冰、露露小姐姐,什么慕容秋水,薇儿丹蒂小姐姐,此刻在目空的脑海中踪影全无!

    (